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故事中國 >> 文章詳情

齊白石與側室胡寶珠的相識過往:笑嘻患難總相從

作者:和记娱乐文化 來源:本站原創 日期:2018/2/21 11:18:00 點擊:78 屬於:故事中國

      齊白石的繪畫廣為人知,他定居北京後,受陳師曾影響“衰年變法”,融民間藝術與文人畫於一爐。然而,對於齊白石的生平交遊、尤其是生平活動史所涉的四川部分在學界卻研究不多。

近日,由清華大學出版社出版的《峨眉春色為誰妍——齊白石與近代四川人文》一書力圖坐實齊白石生平交遊的史實過往,重構齊白石的社交關係和藝術思想,展現出一個齊白石穿梭活躍在軍、政、商、學等不同界別之間的人際社交網絡,一窺其從半生飄零,直至老身衰頹的言出心曲與所思所感,層層勾稽尋繹齊白石在不同曆史時段的心路曆程與多樣性格,見證這位“硯田老農”在被波詭雲譎的時代旋渦裹挾之下的人生抉擇與命運沉浮。本文為此書第一章笑嘻患難總相從——齊白石與川籍側室胡寶珠的相識過往


《峨眉春色為誰妍——齊白石與近代四川人文》書封

1874年3月9日(陰曆正月二十一日),時年12歲的齊白石與原配妻子陳春君(1862-1940)在湘潭家鄉拜堂,其後育有五子。1919年2月底,57歲的齊白石第三次孤身北上,定居北京,並將18歲的四川豐都(今屬重慶)人胡寶珠納為側室【1】。對於胡寶珠的身世、嫁入齊家時的身份,曆來都沿襲了齊白石《自述》等書中陳春君為齊聘副室的說法,但在齊白石《自述》《年譜》(胡適、黎錦熙、鄧廣銘本)中對於胡寶珠嫁入齊家前的身份問題,均為含混不清的表述。

1943年齊白石在《祭夫人胡寶珠文》中並未敘述胡寶珠嫁入的細節,而在1940年所作的《祭陳夫人》文中,齊白石則將胡寶珠在齊家的相夫教子,完全歸功於陳春君的“德報”:“民國六年乙卯,因鄉亂,吾避難竄於京華,賣畫為活。吾妻不辭跋涉,萬裏團圓,三往三返,為吾求寶珠以執箕帚。”他還回憶1935年某日自己曾在家中不慎跌倒,行動不便,而“著衣納履,寶珠能盡殷勤。得此侍奉之人,乃吾妻之恩所賜”,同時“寶珠共生三男三女,亦吾妻之德報也”【2】 。雖然在祭文中齊白石不免會有過分誇大的成分,但這卻導致了此後齊白石家族後人敘述、人物傳記、學術研究專書等對於這一情節記述的相互矛盾,如齊白石長孫齊佛來晚年曾回憶稱:“—九—九年農曆閏七月十八日,公得胡南湖贈一婢,名寶珠。有日記雲:‘……胡南湖見餘畫扁豆一幅,喜極,正色曰:‘君能贈我,當報公以婢。’餘即贈之,並作詩以紀其事。’初為公磨墨洗筆,掃地漿衣。一九二〇年,陳夫人憐公年老遠遊,無人侍奉衾箒,夫人牽於家務,又不能長住北京,遂將胡寶珠收作公的姨太太,並偕長男於貞,一同送至北京。”【3】 

郎紹君在《讀齊白石手稿(上)——日記》一文中認為:“寶珠就是胡南湖所說之‘婢’,是以胡南湖母親義女身份送到齊家的。白石將她帶回湘潭家中,不久,就由白石發妻陳春君作主,納胡寶珠為副室。” 【4】林浩基的《彩色的生命•藝術大師齊白石傳》則講作:“她告訴白石,給他聘定了一位配室,幾天之內,她將攜她一同來京,要白石預備下住處,準備成親……一天下午,陳春君帶著一位年輕女子趕到北京了。女子叫胡寶珠,原籍四川豐都人,生於清光緒二十八年壬寅八月十五中秋節,當時才十八歲。她父親名以茂,是篾匠。胡寶珠在湘潭一親屬家當婢女,出落得十分標致。白石一見,滿心喜歡。當天傍晚時分,三人一同到了龍泉寺新居,在陳春君的操持下,簡單地舉行了成親之事。” 【5】周迅的《齊白石全傳》又稱:“不久,陳春君專程來到北京,為齊白石物色側室,照顧他的生活起居。經過反複挑選,陳春君給齊白石聘到側室胡寶珠……齊白石和胡寶珠一見麵,雙方都感到滿意,於是就這樣說定了。”【6】 

然而筆者經過考證,發現陳春君與此事無關,齊白石與胡寶珠的結合實則得益於一段書畫姻緣。

http://p1.ifengimg.com/a/2018_08/4fd892f2def241a_size108_w600_h678.jpg

胡寶珠為作畫中的齊白石研墨引自《藝林一老:齊白石先生的書畫金石生活》,載良友圖書印刷有限公司:《良友》,19359月號第109期,第19頁上海圖書館藏

胡母義女

胡寶珠(1902-1944),四川豐都人,1902年9月生於豐都縣轉鬥橋胡家衝【7】 。胡南湖(1884-1951,圖1) 【8】,字新三,名鄂公,湖北江陵人。1912年四川從清廷獨立,成立軍政府。1915年3月,胡南湖以總統府谘議身份隨四川督軍陳宦首次進入四川,任督軍署一等秘書。袁世凱稱帝後,他聯絡在四川的北方革命黨人黃以鏞等與溫江、郫縣等地的民軍首領取得聯係,進行倒袁活動,1916年起任“四川宣慰使” 【9】,1917年11月調任廣東潮遁道尹,治所在廣東潮汕【10】 。

http://p1.ifengimg.com/a/2018_08/6da336871fcb7a4_size167_w400_h571.jpg

1 胡南湖(1884-1951

胡南湖在北京慈惠殿中有一奉侍母親的公館紫丁香館,胡母一直在這裏居住【11】 ,這裏有1938年齊白石所畫《紫丁香館圖》(圖2)的四處題跋為證【12】 ,其一雲:“紫丁香館(齊為胡南湖刻“紫丁香館”印文見圖3)在舊京慈惠殿,院中滿植紫丁香樹,因名其館。乃南湖弟嚐奉養尊太夫人於此處,此十年前事也。白太大人下世後,南湖即徙家南下,偃蹇海上,而紫丁香館早屬他人。王謝舊居,令人慨歎。因擬為圖,並報南湖先後之請也,戊寅三月,齊璜並記於舊京”;其二雲:“揚塵東海幾栽桑,遷變如雲可斷腸,曾是故人萊舞地,堂前一束紫丁香。此十年前過友人故居所作”;其三雲:“煤山山頂天風涼,丁香館前野草芳。唯有舊時如客燕,隻今猶覓佛爺堂。南湖尊太夫人堂上曾懸金冬心先生畫佛四尊,故雲。此畫圖成作也。齊璜又題”;其四雲:“紫丁香館。寶珠在娘家曾居紫丁香館五年。出此館時,年才十八,今三十又七矣,一瞬越二十年,真老娘也。白石,戊寅。”

http://p2.ifengimg.com/a/2018_08/4c193f70ab05a15_size113_w600_h144.jpg

2 齊白石《紫丁香館圖》 長卷紙本設色32.5cm×102.5cm 1938年北京市文物公司藏

《齊白石辭典》一書“紫丁香館”詞條認為這是胡南湖在上海的故居【13】,而筆者細讀《紫丁香館圖》四處題跋後,認為此館應當位於北平,理由有五點:一是國民政府首都在南京,“舊京”應指北平,題跋一中的“戊寅三月,齊璜並記於舊京”時間是1938年3月,查齊白石年譜可知這一年他並不在上海,同年3月,在他給朱屺瞻所題《墨梅》跋中尚自稱:“戊寅春三月,齊璜白石居燕京第二十一年矣”,且齊白石自1937年開始便“下定決心,從此閉門家居,不與外界接觸” 【14】 ,1938年後,上海、南京相繼陷落,齊白石更是“深居簡出,很少與人往還” 【15】,因此可知當年3月時他尚在北平。二是1938年齊白石題寫此跋時,胡母已然去世,胡南湖這時才“徙家南下,偃蹇海上”,而紫丁香館也“早屬他人”,成為了“王謝舊居”,因此抗戰中胡氏舉家遷居上海後的住處也不可能是紫丁香館。三是題跋一雲:“因擬為圖,並報南湖先後之請也”,齊白石一生隻在1903年和1946年兩次到過上海【16】 ,1903年尚不認識胡南湖,如果紫丁香館在上海,怎麽可能被胡氏多次邀請前去呢?四是題跋二雲:“此十年前過友人故居所作”,這應是齊白石1928年路過紫丁香館所作,故不可能在上海。五是題跋三雲:“煤山山頂天風涼,丁香館前野草芳”,和“丁香館”對仗的“煤山”在北平景山公園內,因而此詩所言應當均是北平風物。

 

回到頂部